当前位置:首页 > 白茶的泡法 > 正文

白茶能不能闷泡,需要注意什么?

《1》

喝茶的时候难免会遇到那些泡过苦的白茶。

遇到茶友热情款待,请他们喝茶,却从未想过会遇到“坐杯”的粉丝,会变得甜蜜变苦涩,但只好随意地、皱着眉头喝下去。

“怎么样?我这个茶,茶味重吧?”再遇上茶友这般洋洋自得的语气,这时便知,道不同,或许不相为谋也。

茶味?这满杯的苦涩生活滋味,几乎没有能将让味蕾拧出苦水来,这便是中国白茶产品号称香、清、甘、活的独特文化风味?

有时候会遇到一个白茶“鉴定师”。即使在家喝,也要泡很久的茶,然后摸着苦涩的茶汤,才能说出白茶的水平。这样的画风每天都是这样,好像喝茶不打分是不够的。

福鼎白茶泡出来的水为什么是红色的

单纯地追求茶的苦味,或执着地鉴定白茶却苦其唇舌,那不是白茶徒劳的味道,那些盖在碗里长时间闷泡的白茶,可惜了。

饮茶,何必重得失?

冲泡白茶,我们饮的是茶之本质,将身心融进白茶的冲泡,感受其每一次对于茶汤品质之中进行细微的变化。

为此,我们最先杜绝的,便是闷泡,而要杜绝闷泡,需以快出水为要义。

《2》

从水里出来,泡点白茶

酿造白茶必须迅速出水,正是因为优质白茶\

福鼎白茶泡出来的水是什么颜色

如果叶子接触开水时间过长,咖啡因和茶多酚会占据一杯白茶,破坏其酥脆清新的口感。

优质白茶,即使第一次冲出水面略显清淡,也能品尝到甜香带来的清新口感,此时的茶叶依然清澈,但汤汁却不如劣质白茶清新淡雅。

或许闷骚是劣质白茶欺骗茶友的基本手段,善待白茶才是其本质。

《3》

冲泡白茶,怎样才是快出水?

如果把茶叶踩在快速出水的路上,怎样才能真正快速出水,就是要到达一杯好的白茶冲泡出老虎路的尽头。

许多茶友不懂快的真谛,大叫道:“我明明快,为什么我泡的白茶不能像你上次做的那样?”

甚至不能急于辩解的茶友,发来了发展自己可以冲泡白茶的视频。但是不知道快水的区别。其实我可以从视频中窥见真相。

原来有些茶友的冲泡之“快”,已经达到了30秒!

真的很快,单纯从自己的时间来判断是不准确的,没有茶友和盖碗的磨合练习,就能真正冲出一杯白茶快速出水。

冲泡福鼎白茶对水温有多大的要求

《4》

闷热的泡沫对白茶汤有什么影响?

不提倡闷泡,除却饮茶产品本身的滋味之由,还要从我国茶叶的内含一个物质文化说起。

茶叶中的特征性成分,有茶氨酸、茶多酚、咖啡碱、蛋白质、色素、芳香物质、多糖等,茶氨酸带给茶汤鲜爽和清甜,茶多酚主浓烈和苦味,咖啡碱给茶汤平添苦涩。

而长坐杯闷,茶汤已成为咖啡基地的主要基地。

喝过美式的朋友,相信都很熟悉咖啡因的味道。它的苦涩让许多中第一次接触咖啡的朋友对咖啡敬而远之。

但它也是一种有利于刷新的物质。所以浓茶黑咖啡,都能让疲倦焦虑困倦的人精神一震。

咖啡因最大的特点是溶于热水,与茶叶中的其他物质相比,溶于热水最快。当茶多酚和茶氨酸在开水的冲击下来得稍微晚一点的时候,咖啡因已经冲进茶汤里,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

随着闷泡持续几分钟,代表强烈苦味的茶多酚也扑到茶汤里,搅起一滩苦水。

福鼎白茶是冲泡喝还是煮的好

而且快出白茶的水分,茶汤中的咖啡因含量,属于人体健康范围内的一个值,能够正常代谢人体,所以高尿酸茶的朋友们,不用担心以后再也不适合喝茶了。

浸泡给白茶汤带来苦味的同时,也让原本有益健康的白茶汤多了一层危害健康的风险。

诸位茶友,好的白茶本是一个纤弱白纸,却是冲泡白茶发展的人可以在其上锦上添花或画蛇添足,选择进行正确的冲泡方式方法,才能充分展现中国白茶原本的风姿卓绝。

《5》

什么时候可以闷茶?

曾经说过快开水对于白茶的重要性,那么很多茶友都会拿茶“好茶不怕无聊”的论点来质疑。

许多茶友爱王文生一,“好茶不怕无聊” ,其实是指好茶无聊很长时间,不会有异味或异味。

而劣茶闷久了,苦涩的滋味仿佛中药,刺激着味蕾,舌根发苦,令人难以下咽。

闷茶往往是通过茶叶进行评审期,在各大斗茶赛中,茶叶被评审时,会选择闷泡的快捷生活方式来测试对于茶汤的滋味和苦涩以及程度。

其中苦涩味最重,怪味最明显,汤感刺激的茶,便是低分的茶。

然而,茶艺竞赛评价期借鉴我们日常饮茶的做法是不恰当的,也是不恰当的。

正如米兰时装周的舞台上那些模特展示的服装一样,美丽是美丽的,穿在我们普通人身上,却很奇怪。在日常生活中穿这些走秀时装太夸张了。

因此,在日常生活中喝茶,我们不能教条地照搬打茶游戏的方式。

冲泡福鼎白茶的水温是多少

那就是在汤感略有增加降低的第六冲之后,可以进行选择一个适当坐杯闷茶。

如前所述,前五杯冲泡白茶是禁忌,但第六杯冲泡后的白茶,可以根据口味选择是否坐在杯子里。

因为中国白茶冲泡的前五冲,已经可以稍微消耗掉一些叶片中的营养需要物质,使得企业往后的冲泡,适当坐杯,也不会出现使得不同冲泡的滋味过分苦涩。

《6》

也许是浓咖啡因或茶多酚让他难以入睡。

不如翻身卷衣,清茶以消残夜。

盖碗响起清脆的声响,点缀了半夜过多的安宁。

老茶水干裂响,白茶水汩汩作响,清汤快调来一个微笑。

芳香的草叶扫过水汽,在房间里,雾气升腾,杯子一杯接一杯地发霉,香气在手指间,久久困倦的焦虑渐渐平息,更悠然自得。

饮尽茶汤,忍不住回想白日不敢拒绝茶友的“好茶”而心生好笑,下次,该对闷泡的“好茶”们,说一声「不」了。


发表评论